秩官既分九品,命妇亦有七阶。一品曰夫人,二品亦夫人,三品曰淑人,四品曰恭人,五品曰宜人,六品曰安人,七品曰孺人。 妇人受封曰金花诰,状元报捷曰紫泥封。唐玄宗以金瓯覆宰相之名,宋真宗以美珠箝谏臣之口。金马玉堂,羡翰林之声价;朱幡皂盖,仰郡守之威仪。 台辅曰紫阁明公,知府曰黄堂太守。府尹之禄二千石,太守之马五花骢。代天巡狩,赞称巡按;指日高升,预贺官僚。初到任曰下车,告致仕曰解组。藩垣屏翰,方伯古犹诸侯之国;墨绶铜章,令尹即古子男之邦。太监掌阉门之禁令,故曰阉宦;朝臣皆搢笏于绅间,故曰搢绅。 萧曹相汉高,曾为刀笔吏;汲暗相汉武,真是社稷臣。召伯布文王之政,尝舍甘棠之下,后人思其遗爱,不忍伐其树;孔明有王佐之才,尝隐草庐之中,先主慕其令名,乃三顾其庐。鱼头参政,鲁宗道秉性骨鲠;伴食宰相,卢怀慎居位无能。王德用,人称黑王相公;赵清献,世号铁面御史。

【原文】

秩官既分九品,命妇亦有七阶。一品曰夫人,二品亦夫人,三品曰淑人,四品曰恭人,五品曰宜人,六品曰安人,七品曰孺人。
妇人受封曰金花诰,状元报捷曰紫泥封。唐玄宗以金瓯覆宰相之名,宋真宗以美珠箝谏臣之口。金马玉堂,羡翰林之声价;朱幡皂盖,仰郡守之威仪。
台辅曰紫阁明公,知府曰黄堂太守。府尹之禄二千石,太守之马五花骢。代天巡狩,赞称巡按;指日高升,预贺官僚。初到任曰下车,告致仕曰解组。藩垣屏翰,方伯古犹诸侯之国;墨绶铜章,令尹即古子男之邦。太监掌阉门之禁令,故曰阉宦;朝臣皆搢笏于绅间,故曰搢绅。
萧曹相汉高,曾为刀笔吏;汲暗相汉武,真是社稷臣。召伯布文王之政,尝舍甘棠之下,后人思其遗爱,不忍伐其树;孔明有王佐之才,尝隐草庐之中,先主慕其令名,乃三顾其庐。鱼头参政,鲁宗道秉性骨鲠;伴食宰相,卢怀慎居位无能。王德用,人称黑王相公;赵清献,世号铁面御史。

【解释】
 
官职本分九个流品,命妇也有七个阶级。一品叫做夫人,二品也叫夫人,三品叫做淑人,四品叫做恭人,五品叫做宜人,六品叫做安人,七品叫做孺人。
 
妇人受封,是奉金花诰;状元捷报,是用紫泥封。唐玄宗所拟之宰相,用金瓯覆他的名;宋真宗所怕的谏官,用美珠箝他的口。金马玉堂,翰林的声价,真可羡慕;朱幡皂盖,郡守的仪仗,怎不威风。
 
三公叫做“紫阁明公”,知府叫做“黄堂太守”。府尹的年俸,有二千石;太守的乘马,是五花骢。巡按的出发,叫做“代天巡狩”;升官的预祝,叫做“指日高升”。官吏才到任所,叫做“下车”;官吏辞去职司,叫做“解组”。藩垣屏翰,都指方伯,从他职守上说起来,就是古诸侯的国;墨绶铜章,都指令尹,从他爵位上说起来,就是古代子爵、男爵的国。宫中的太监,管禁门的禁令,所以叫做阉宦;朝廷的群臣,都插笏在绅间,所以叫做搢绅。
 
萧曹是汉高帝的宰相,都从刀笔吏出身;汲暗是汉武帝的宰相,有那社稷臣的美誉。召伯替文王施政,曾歇息于甘棠之下,后人感他的惠,不忍把树砍伤;孔明有王佐奇才,曾隐草庐之中,先主慕他的名,三次登门请教。鲁宗道生性骨鲠,他做参政时,遇事敢言,人称他“鱼头参政”;卢怀慎生性谦虚,他做宰相时,每事推让,人称他“伴食宰相”。王德用的名望,哪怕妇人小子,也叫他做“黑王相公”;赵清献的直正,弄得京中人们,都叫他做“铁面御史”。
元芳,你怎么看?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